2020.04.15
绝味食品安全堪忧 三大羁绊有待跨越

绝味食品安全堪忧 三大羁绊有待跨越

 今天
    隨著以銷售鹵鴨和鴨副等休閑鹵制品為主的周黑鴨近日在香港的成功上市,國內另外一傢有著類似主營產品的絕味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稱“絕味食品”)近期也進入到證監會預先披露更新企業名單,等待上會審批。       作為一傢主營以鴨為主原料的鹵制品企業,絕味食品要想在2016年剩下不到半個月時間內成功過會存在一定壓力,不僅是其招股書數據隻披露到2015年末,監管層很可能需要其補交2016年相關經營數據,更主要的是,絕味食品自身還存在著三大羈絆需要解決:一是食品安全問題。報告期內,其旗下門店就有一百多次被查出存在各種問題;二是招股書披露的財務數據存在諸多不合邏輯之處;三是公司存在員工社保繳納不足的嫌疑。隻有徹底解決瞭上述問題,公司才有可能過會並上市。       羈絆一:食品安全衛生問題長期存在       近年來,我國接連發生瞭諸如石蠟大米、甲醛啤酒、三聚氰胺超標奶粉、地溝油、蘇丹紅咸鴨蛋、瘦肉精豬肉等一系列食品安全事故,社會各界對此高度關註,政府層面也加大瞭對食品安全問題的重視程度和監管力度。       在招股說明書中,絕味食品明確表示,發行人以“致力於讓公眾最便捷地獲得安全、味美、豐富的特色美食”為企業使命,力爭將發行人打造成安全、一流的品牌企業,為消費者帶來放心、美味、豐富的食品,致力於打造一流特色美食平臺。然而說到不如做到,公司對食品安全問題的表態卻與其近年來出現的很多負面報道現實恰恰相左。       據相關媒體報道,早在2011年,廣東深圳市場監督管理局就曾在官網上公佈瞭鴨脖等熟食的抽樣檢驗結果。結果顯示,熟制鴨脖的抽檢合格率僅為57.8%,而絕味食品的鴨脖恰恰在不合格之列。2013年,廣州市工商局網站還公佈瞭第一季度流通“環節糕點、散裝熟食食品”的抽檢報告,絕味食品的鴨脖依然存在微生物超標的問題,而在當年央視財經報道的鹵制品的抽檢全過程,參考熟肉制品衛生標準GB2726-2005大腸菌群≤150mpn/100g的標準,絕味食品的絕味鴨脖中大腸菌群竟然超標16倍。此外,2015年10月,《江西政法》的一則報道也指出,經其人體藝術圖記者實地調查發現,“絕味鴨脖”生產基地和門店被曝光骯臟不堪,其中存在員工未戴口罩徒手操作、掉地上的鴨脖直接撿起接著加工、員工偷吃一半脆皮腸又放回繼續包裝、隔夜鹵菜繼續賣、熟食生產車間驚現強腐蝕性化工原料氫氧化鈉、現場衛生環境堪憂,蒼蠅蚊子漫天飛、菜碟放廁所蹲便器上沖洗、掉在地上的熟食撿起來就繼續賣、鹵制熟食添加不明辣油等問題。對於《江西政法》關於絕味鴨脖南昌廣場東路店的有關報道,絕味食品在其官方微博發佈瞭致歉信。在微博中,絕味鴨脖表示,通過此次事件,我們將進行全面審查、監督和管理全國鴨脖連鎖體系,加強食品安全衛生工作,確保消費者放心享用絕味食品。       道歉態度雖誠懇,但最終處理結果仍不理想。報告期內,絕味食品被工商部門、質量管理部門、城市管理部門、公眾媒體等抽查出存在銷售環境不合格、午夜私人成年影院 細菌超標、短斤少兩等問題的次數竟然高達114次,而就是在絕味食品誠懇倒歉的2015年,抽查存在問題的次數還有28次。       從結果看,在以加盟商收入為主的經營模式下,絕味食品要想徹底解決食品安全問題恐存在一定難度。       羈絆二:混亂的財務勾稽關系       絕味食品除瞭首先要解決食品安全問題,其報告中披露的相關財務數據之間勾稽關系的不合理也需要解決。《紅周刊》記者依據絕味食品招股書提供的數據進行估算後發現,相關數據間的邏輯混亂,勾稽關系不成立。       招股說明書披露,絕味食品采購的主要原材料包括原料和輔料,其中原料為鴨脖、鴨鎖骨、鴨掌、鴨腸、鴨翅等,而輔料主要有植物香辛料、通用食品調味料和食品添加劑。其中在2015年,絕味食品包括原料、輔料及其他的原材料采購合計金額為19.69億元。       由於絕味食品的主營業務成本按業務類型分類,由休閑鹵制食品銷售、加盟商管理及其他構成,其中休閑鹵制食品銷售占主營業務成本的99%以上,而其他兩類成本,則幾乎不涉及到材料成本,因此在絕味食品的成本構成中,實際上涉及到原材料的就主要是休閑鹵制食品。從招股書披露的相關數據看,2015年該公司休閑鹵制食品消耗直接材料17.24億元,占營業成本的比例為84.38%。以當年19.69億元的原材料采購金額核算,則當年原材料新增金額應該在2.45億元左右。不過,考慮到原材料在實際存貨中,可能有一部分已經被加工為在產品、庫存商品等形態,這意味著其變為存貨後會產生部分增值,因此當年存貨新增金額應該會超過2.45億元才對,可實際情況卻是絕味食品2015年期末的存貨金額為3.51億元,期初存貨金額為1.99億元,這意味著當年存貨新增金額為1.52億元,相比上文推算出的2.45億元相差瞭0.93億元。那麼,導致如此巨大差額的原因又是什麼呢?       同樣,2014年絕味食品原材料采購金額為16.32億元,而當年休閑鹵制食品消耗直接材料略低於采購,金額為16.17億元,也就是說當年原材料實際上也有1000多萬元的新增,即庫存金額應該有更大金額的增加。然而依據該公司披露的存貨情況看,2014年期末的庫存金額為1.99億元,期初的存貨金額為2.40億元,當年存貨不但沒有新增,相反還出現瞭4000多萬元的減少。這一來一去,前後相差瞭至少5000萬元以上。       僅從前述數據的偏差和采購、消耗、存貨三者之間關系看,如果絕味食品披露的存貨數據是真實的話,那麼其很可能存在虛減成本的嫌疑,畢竟成本少報可以讓其毛利率看起來更加“豐滿”,可以起到虛增利潤的效果。當然,也不排除該公司存在虛減存貨的可能,因為作為食品生產、加工企業,過高的存貨也很可能會引起人們對其食品存在保質期過長的質疑。       其實無論是何種情況出現,問題都指向絕味食品的采購、消耗、存貨之間的財務勾稽關系是極不合理的。       羈絆三:涉嫌少繳納社保過千萬元       絕味食品在招股書中表示,發行人及其子公司根據國傢及地方的勞動和社會保障部門制定的各項勞動保障法律、法規和相關政策,參加瞭勞動和社會保障部門實施的社會基本養老保險、基本醫療保險、失業保險、工傷保險、生育保險。公司表示“不存在因欠繳社會保險而受到相關主管部門處罰的情形”。然而記者依據其披露的社保金額估算後發現,絕味食品卻有少繳社保的嫌疑。       依據招股說明書披露,2015年絕味食品員工總人數為3997人,參加社會保險繳納的人數為3706人,其中還有291人並未辦理社會保險,對於這數百名未辦理社保的員工,公司給出的解釋是,7名退休返聘不需要為其繳納,147新招聘員工尚待辦理社會保險,由於辦理有關手續需要一段時間,待為其繳納;137名員工在外單位繳納。問題在於,為什麼會存在137名其他單位繳納的員工?       除瞭上述人員實繳存在不足的問題外,絕味食品的社保繳納金額也存在不足的嫌疑。招股書披露,絕味食品員工遍佈全國二十多個省,且每個省份所規定的單位為員工支付的社會保險繳納比例不盡相同,但總體來看,“五險”合計比例也均在30%左右。依據招股書給出的數據,絕味食品2015年為職工繳納社保金額為3597.37萬元,如果按30%的比例估算,則該公司2015年參加社保的員工人均每月繳納社保的基數為2696元,年繳納基數為3.24萬元。記者發現,推算出來的數值與絕味食品招股書中披露的員工薪酬相差很多。2015年,絕味食品職工平均薪酬為6.35萬元,由於職工薪酬中包含單位為職工繳納的社保部分把男生說射的句子,因此如果按照其當年平均薪酬估算,該公司當年至少應當繳納社保的金額超過5400萬元,也就是說,相比其實際繳納的3597.37萬元,該公司當年涉嫌少繳納社保金額超過180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