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15
周李强:“食品专家”是如何炼成的?

周李强:“食品专家”是如何炼成的?

 今天
  自詡為“食品安全與環保衛士”的董金獅被抓瞭。6月29日,公安部在其主辦的“2015食品藥品安全刑事保護論壇”上,通報瞭2014年以來全國公安機關偵破食藥案件情況,提到“國際食品包裝協會負責人董某某涉及敲詐勒索案”。其中的“董某某”指的正是國際食品包裝協會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董金獅。     “食品專傢”黃金獅被審理,環繞在頭頂的50多個光環也隨之褪去,按道理,一個普通的敲詐勒索案件不足以引起如此之多的關註,但在國內食品安全領域事故色欲色吧頻發的背景下,“黃金獅”案件的背後有諸多值得我們深思的問題。     行業協會監管缺失,“磚傢”變“專傢”。在眾多頭銜中,“國際食品包裝協會”副會長貌似是最有“含金量”的,群眾一聽就覺得此人定是某領域的“專傢”,可實際上,該協會既未在國傢工商總局註冊,也未在國傢民政部登記註冊,它的註冊地是在香港,所以它是否有資格在國內進行行業監督都成問題,可就是這麼一個“野雞機構”硬是忽悠瞭大眾十幾年,在行業和市場上混的是如魚得水,行走自如。這背後折射出國內行業協會監管的缺失,按照《行政法》規定,所有社會組織都應當在相關部門進行登記註冊,受理部門要依法進行登記備案,並進行日常的監督和管理,可直到黃金獅歸案之前的十幾年,並未見有關部門采取過監督和管理措施,這不得不引起我們的重視,到底還有多少“野雞機構”遊離餘監管之外。也正是因為監管松懈致使沒有相關資格背景的“專傢”變成瞭民眾心目中的“專傢”,黃金獅的犯罪之路越走越遠。     以“打假”之名行“牟利”之實,考驗“專傢”證偽機制。從媒體的報道可以看出,黃金獅把協會作為生錢路數,通過收取企業會員費來坐收漁利,並且以“打假”的名義來提高自己的聲譽度和知曉度,獲得一定知名度後,通過惡意捏造違背事實的調查報告曹留社區2019地址入口來中傷某些企業,最後讓那些企業乖乖的上繳會費。剖析他的操作手法之後,我們不難發現,此案例與有償發帖有償刪帖有著驚人的相似,這也折射出社會證偽機制的缺失。同時,還從側面反映瞭社會上對於專傢的不信任,真的專傢不敢不會不想發聲,導致“磚傢”泛濫,隻要是觀點夠新穎,夠迎合大眾及媒體就能成為一個“專傢”,這些都是值得我們思考的問題。     食品安全狀況的惡化,為偽專傢提供瞭犯罪土壤。為何電視屏幕和網絡上充斥瞭各種“養生專傢”“客座教授”等等,這和當前嚴峻的食偷自視頻區視頻真實 品安全狀況不無聯系。同樣的,黃金獅的“食品安全與環保衛士”身份正是利用瞭公眾對食品安全的隱憂心理,通過不斷在微博上面更新相關文章營造氛圍,並通過贏得兩場食品安全訴訟案件進而拉近瞭與民眾的心理距離,此外,通過大量接受電視臺和紙質媒體的采訪報道也是他慣用的伎倆。故此,唯有我們監管部門和企業負起自己的責任,共同改善食品安全格局,才能贏得贊許,這時的偽專傢也就不攻自破瞭。     黃金獅受到瞭司法的嚴懲,當然屬於罪有應得,但我們唯有不斷提高食品安全,清凈社會輿論,偽專傢才能從根本上得到“終結”。